最新

三千世界,三千地獄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三千世界,三千地獄第十三章 怪哉

    浙中有五奇鬼,四鬼盡瞽,惟一鬼有一眼,群鬼恃以看物,號「一目五先生」。遇瘟疫之年,五鬼聯袂而行,伺人熟睡,以鼻嗅之。一鬼嗅則其人病,五鬼共嗅則其人死。四鬼倀倀然斜行躑躅,不敢作主,惟聽一目先生之號令。

    有錢某宿旅店中,群客皆寐,己獨未眠,燈忽縮小,見五鬼排跳而至。四鬼將嗅一客,先生曰:「此大善人也,不可。」又將嗅一客,先生曰:「此大有福人也,不可。」又將嗅一客,先生曰:「此大惡人也,更不可。」四鬼曰:「然則先生將何餐?」先生指二客曰:「此輩不善不惡、無福無祿,不啖何待?」四鬼即群嗅之,二客鼻聲漸微,五鬼腹漸膨亨矣。——《子不語·一目五先生》

    `


https://sgm.wenshige.com/%E4%B8%89%E5%8D%83%E4%B8%96%E7%95%8C%EF%BC%8C%E4%B8%89%E5%8D%83%E5%9C%B0-353928/69.html

    ……書接上文。

    卻說我當時夜深未寐,忽見五鬼入室,心裏在害怕的同時,又不禁油然生起一份責任感——我是術士,我要保護這些普通人。

    大腦急速翻滾後我忽然想到瘸子曾經給我講過的一個故事:

    傳說在浙江,有一次瘟疫大起,一個錢姓商人路過浙江,晚上在一家客棧住宿,很晚了還在計算賬本,正在算着,突然覺得一陣陰風吹過,商人急忙伸出雙手去擋燭火,可火光卻還是幾乎要熄滅。古代的商人走南闖北,經過見過的事情多,那錢商人頓時意識到事情有蹊蹺,便急忙扭頭躺倒了床上,一手一把抓起被子蒙住了頭裝睡,而另一隻手已經悄悄摸住了枕頭下的護身短刀······沒過多久,只覺得陰風漸漸停息,錢商人偷偷撩起被子的一角朝外面看去,之間五個人站成一列,後面的人將雙手搭在前面人的肩膀上,就這麼搖搖晃晃地走進了屋子。那商人以為是遇到了黑店,想衝出去逃跑,又怕自己不是這幾個人的對手,於是就這麼靜靜地躺在被子裏面,一手握着短刀,準備看看這些人到底要幹什麼。沒想到那四個人進屋後也不翻東西,手裏也沒拿刀,「難道他們要下毒?」錢商人心裏嘀咕着。正想着,只見那五個人走到了一個讀書人旁邊,俯下身子朝着他的臉靠攏過去……「且慢,這個人是大善人,雖然窮苦但是心地正直,我們不能吸他。」為首的那個「人」開口說話了,這時錢商人才隱約看清了這五個人的面目,只有第一個人有一隻眼睛,後面的四個全是盲人。四個瞎子聽到獨眼的話後便挺起了身子,五個人又朝着一個屠夫模樣的人走了過去。「原來是吸人精氣的鬼,」錢商人猜到了這五隻鬼的身份。再看那五個殘疾人還沒走到屠夫跟前,獨眼龍便開了口:「此人殺氣太重,不能吸他。」說完後獨眼龍便開始尋找下一個獵物,躲在被子裏面的錢商人突然與那獨眼目光重合在了一起,嚇得趕忙閉上了眼睛,繼續用被子蒙着頭,在心裏祈禱不要被這五隻鬼發現。然而事不與人願,那獨眼領着四隻鬼搖搖晃晃走到了商人的床邊站住了腳,而這時被子已經被商人的冷汗打濕。錢商人躲在被子裏被嚇的渾身顫抖,一腦門子的汗已經盡數蹭在了被子上,隱約感覺到外面四隻鬼已經俯下了身子,商人握緊了手中的短刀,正準備衝出去與這五隻鬼拼命,卻突然聽到了獨眼龍的話:「此人有諸侯之氣,不能吸他。」話音剛落那四隻瞎鬼便鬧騰了起來,「大哥,這個也不能吸,那個也不能吸,難道要我們餓肚子嗎?」那獨眼龍聽到後指了指躺在最裏面的兩位客人,「這兩個人不善不惡,無福無報,不吸他還等什麼呢?」群鬼聽到後一陣雀躍,由獨眼龍領着到了那兩個人身邊,俯下身子衝着那兩個人的臉各自吸了幾下,轉身便消失了……躲在被窩裏面的商人重重地鬆了一口氣,撩起被子坐了起來,點燃了剛剛被吹滅的蠟燭,走到了那兩個剛剛被吸過精氣的人身邊,只見他們兩個麵皮慘敗,眼眶烏黑,隱約有血跡從耳朵鼻子眼睛

相關:念起萬古 軍爺寵妻之不擒自來 生死贖罰 巫師浩劫 重生之冥河雄起 
 
語言選擇